<acronym id="kxxoi"></acronym>
      首頁 >TMT > 正文

      天朝的土壤注定長不出“中國的Airbnb”?

      2016-05-31 10:13:02  
       

        

      打車能行,短租就不行?天朝的土壤注定長不出“中國的Airbnb”?

      目前,共享經濟的代表性企業除了Uber、滴滴之外,我們所能夠想到的另外一個鼻祖級人物就是——Airbnb。

      現在Airbnb依靠房屋租賃已經做到了255億美元的估值,在全球“獨角獸”當中排名第三,僅次于Uber和小米。

      全球估值前四的獨角獸們,其中有三位是共享經濟的擁躉。但同樣作為互聯網共享經濟的代表,Uber所在的租車行業和Airbnb經營的房屋短租領域卻在國內的發展卻有了很大的差別,以至于幾乎所有的年輕人都知道滴滴、Uber,卻鮮有人了解Airbnb這樣一個經營模式。

      其實國內早就有了Airbnb的學徒,現已倒閉的愛日租是由德國“互聯網山寨之王”之稱的Rocket Internet控股的,前段時間阿里收購的東南亞電商平臺Lazada,就是Rocket Internet的杰作。

      只不過愛日租卻成了“第一個吃螃蟹中毒的家伙”,燒完2000萬美元之后宣布倒閉,被很多人看做是中國沒有在線短租的生存土壤的實證。

      在思考一些共享經濟問題時,我偶爾會產生這樣的疑問:同樣是共享經濟,為何打車和房屋短租在國內卻出現了冰火兩重天的景象?真如大家所說的,Airbnb模式在國內沒有生存土壤?還是沒有找到打開正確體位的姿勢?

      今天,就以本人的淺之拙見來拋磚引玉,希望能夠帶來更多有益的啟發。

      都是非標服務惹的禍

      共享經濟好比電商行業的C2C,是以線下用戶的閑散物品或者是服務等基于線上平臺進行物權短暫交換的新興經濟模式。

      共享經濟可稱之為“互聯網+”在目前最好的實踐者,但是共享經濟和現在很多“互聯網+”行業面臨著一樣的困境——非標服務和產品如何進行普適性改造。

      Uber和Airbnb在產品層面的區別

      從商業模式上來看,Uber和Airbnb也都是玩的共享經濟,差別并不大,而Uber和滴滴在國內的現狀表明了,消費者對于共享經濟這一商業模式事實上的認可,這就說明共享經濟在國內完全能夠行得通。

      拋開共享經濟,想要找出Uber和Airbnb市場表現不同的原因,必須深入產品層面進行發掘。Uber的產品是以線上打車為主,Airbnb是以線上短期出租房屋為主,兩者一個滿足了“行”和需求,一個滿足的是“住”的需求。

      如果說區別,打車和租賃房屋除了外表形態上的差異,打車更多的是一種標準化的服務,而租賃房屋則是一種非標準化的服務。這是基于,打車行業本身已經形成了一套跨區域的服務規范。

      舉個小小的栗子,你知道在北京沖著出租車招招手就能攔下,同樣在紐約、在東京、在倫敦,這一方法同樣適用。其實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而線上打車其實就受益于人們潛意識里已經形成的約定成俗的打車習慣,使得無論是購買方還是出租方的學習適應成本都極低。

      但在Airbnb上掛出的房屋既沒有酒店的24小時服務,保潔人員及時周到的清理和每天更換的洗浴用品等等。這種非標準化的服務產品,往往加重了用戶的心理負擔,并且會出現很多意想不到的適應難題。

      當然,如果不深入研究,你會發現Airbnb的房屋租賃模式和國內傳統的房屋中介有著相似之處。

      但是,傳統中介會讓買賣雙方進行看房面談,提升安全感,并且提供契約保證。而這些對于Airbnb來講,其表現手段就是更為蒼白的房屋PS照片和“不夠靠譜”的文字描述。

      在國內目前信用普遍不高,社會公眾安全感極低的情況下,去陌生人家里住上一晚,堪稱是一次冒險活動,至少我會為買賣雙方的這種勇氣點個贊。

      而且,Airbnb模式對于國人來說,帶有強烈的美帝文化氣息。

      而北京大學中國社會科學調查中心發布《中國民生發展報告2013》,該報告稱2012年全國家庭平均住房面積為100平米,人均30平米。

      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在京發布《中國經濟體制改革報告2013》稱,預計2020年中國城市人均住宅建筑面積將達到35平方米,實現一戶一房 。

      若按統計署每個家庭平均人口2.63計算的話,人均占有使用面積的中位數為88.6平方米。

      根據美國統計署發布的數據,2014年美國共有住宅1.34億棟, 美國家庭擁有自己房屋的比率是65%,其中的60%為獨棟屋、6%是連棟屋或雙棟屋、8%為活動房屋,剩下26%為公寓樓里的單元房。美國人擁有房地產的中線價值為17.7萬美元。

      從人均面積和獨棟House上就可以看出,美國的房屋短租有著很好的經濟基礎,能夠撐起Airbnb這樣的“上層建筑”。Airbnb式的短租在國內行不通,是不是就意味著在“住”的層面,共享經濟在國內沒有生存土壤呢?當然不是。

      非標準服務商品必須進行標準化輸出

      在Airbnb網站上,較為普遍的短租方式有兩種,一種是整套房屋出租,另一種則是和房東一起共享一套房屋。

      私以為,既然房屋出租式的共享方式是一種非標準的商品服務,那為什么不在有限的程度內進行標準化整合,既能夠保證共享經濟的特色,同時又不失舒適方便的特性。

      比如,國內用戶擔心安全問題,為何我們不從整套房屋出租開始?教育培養用戶,只有通過潤物細無聲的方式,讓用戶接受這樣一個事實:房屋短租更加的實惠方便,而且也是一種時尚的住宿方式。

      像愛日租這樣Airbnb的像素級復制者,往往平均一單可賺50到60元,但愛日租獲取單個訂單成本是150元,也就是平均每單虧損上百塊,相對于普通互聯網公司的單個獲客成本來說,高出了數十倍。所以,他倒閉了。

      而如果一開始,愛日租能夠提供類似酒店的服務,但是以短租的方式,先進行整套房屋出租,這樣有利于保證用戶體驗。當整套房屋出租已經形成一套規范化的標準之后,此時再橫向擴張,相信阻力或小很多。愛日租死在了水土不服上。

      非標商品服務進行相對的標準化管理,這將會是未來的趨勢,以后無論是上門按摩或者是上門理發等等非標服務也同樣需要有這樣的取舍。

      中國在線房屋短租行業的切入點和方向在哪里?

      筆者認為,除了以上的非標商品服務的標準化輸出,其實我們也不妨參考Airbnb進軍國內的方式。

      似乎Aribnb已經開始吸取中國模仿者的教訓,在2015年,Airbnb踩著一眾模仿者的尸體宣布進軍中國市場,不得不說,Airbnb選的真是時候。

      據報道:2015年 第一季度,Airbnb 通過窮游網頁面總預定數量為 9634 單,總間夜達到 23389。

      此外,Airbnb聯合創始人內森•布萊卡斯亞克(Nathan Blecharczyk)最近稱,Airbnb公司準備讓房主和投宿客人結伴旅游、開展體育活動或其他活動。

      可見,旅游行業已經成為Airbnb的下一個目標,而在中國Airbnb更是將旅游作為切入點,從而反向延伸至房屋短租。

      國家旅游局統計結果顯示,2015年上半年國內旅游人數20.24億人次,同比增長9.9%;國內旅游消費1.65萬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4.5%,比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高4.1個百分點。出入境總游客數量為1.27億人次,同比增長9.8%。

      顯然,Airbnb將旅游作為入口,是有著用戶需求基礎的。而游玩往往必須考慮“住”的需求,兩者天然的聯系讓Airbnb找到了打入中國市場的突破口,這種將需求解決方案打包的方式推廣在線短租的方式更為聰明。

      無論是去哪游玩,其實都是一件較為系統性的工作,游客不僅僅需要考慮景點、住宿,同時交通出行、特色餐廳等等都需要提前調查了解,不管Airbnb還是其他在線短租公司都有著天然的上下游拓展渠道。其實國內的某OTA早已開始進行風險投資布局在線短租創業企業,說明其已經開始意識到了Airbnb模式的多元化機會。

      在線短租作為共享經濟,其所具備的縱向擴展能力甚至超越了Uber所能夠帶來的想象力?,F在Airbnb已經漸漸證明了其價值所在,或許不久的將來,他的中國模仿者很快就能成為下一個“滴滴”式的競爭對手。

      所謂Airbnb在國內沒有生存土壤,筆者認為現在下結論為時過早,在線短租行業目前才剛剛發力,當資本集中涌來,才是在線短租行業真正的春天,雖然這個春天來的晚一些。

      国产国语一级片毛片综合._亚洲色欧美图另类综合_日本av视频操逼性爱av_公么的大龟征服了我

        <acronym id="kxxoi"></acronym>